像抖音一样的看片的软件

众人立刻惊讶地看向说话的人。

站起来的是一个瘦高男子,大约四十出头的年纪。他满脸带笑地看着李元白,拱手继续说,“小人家中做的是药材生意,这些年赚的一些银子,大多也耗在了生意周转上。小人能力有限,纹银和粮食,小人也只能出这么多力了。此外,小人还愿意捐献一部分药材。”

众人顿时发出了小小的喧闹声。

郑知府轻声对李元白说了几句话。

李元白看着他的眼神,隐隐带上了几分欣赏,“廖忠明,果然是好名字。忠心而明白,本皇子记住你了。相信,南平的百姓也不会忘记你。”

“多谢殿下夸赞,能为百姓做点力所能及的事,能为殿下分忧,乃是我们廖家的福气。”廖忠明诚恳地回答,“小人不敢居功。”

众人听了,暗暗又骂了一声老狐狸。

第一个出面卖好的人,自然很容易让六皇子记住,也很容易让六皇子对他产生好感。要是廖家趁机入了六皇子的眼,谁知道后面会不会借机辉煌腾达起来?

有些人见状,心里顿时后悔起来。

当然另一边则对廖忠明的背叛而恼火不已,大家来的时候相互通过气。说好,大家只是意思一下,将人糊弄过去就行。

可廖忠明一出手就是一万两纹银,外加三万斤的粮食,此外还有药材供应。出手如此大方,让他们这些人怎么办?如果接下来他们出的少了,六皇子会不会对他们心存不满?还有六皇子身边那位不明身份的公子哥,可是个什么话都敢说的主。她会不会给他们一个下马威?

“小人愿意出一万两纹银,外加三万斤的粮食。”廖忠明之后,又一个人站起来表态。

美女走在前进的铁轨上

这位看起来比较富态,胖乎乎的,脸上的笑容看着挺暖人的。

“印掌柜慷慨解囊,愿意和南平百姓同患难,精神可嘉。”李元白赞许。

姓印的男子,脸上的笑容更多了几分。

可惜,这样的势头没有保留下去。接下来,屋子里又出现了短暂的静默。

霍七七邪笑开口,“偌大的南平,居然只有两个忠心义胆的人,难怪世人会有为富不仁之说。”

众位商客暗暗在心里骂她,不要脸,就知道挑唆。如果霍七七不是从京城而来,估计早有人忍不住对她出手。

挑起众怒的霍七七偏偏还不自知,依旧在说个不停,“六皇子殿下,我觉得咱们回去后,应该和皇上好好说说这件事。”

“既然是捐赠,自然是大家心甘情愿才是。各家或许也有难处,七公子不必介怀。”李元白依旧唱红脸。

“唉,我这个人吧,一向心直口快。殿下,我觉得有些人实在是该死,一边享受着国家带给他们的种种优惠和好处,比如说,安定的环境,比如说,天时地利人和。可当大云国遇上难处后,这种人却以各种借口,纷纷为打起了自己的小算盘,甚至还有人趁机发国难财,简直让人忍无可忍。”霍七七冷笑着说。

李元白看了她一眼,解释,“在大云国土上,即使再偏院的地域,所有的百姓,也都是皇上的子民。天灾也好,也好,圣上绝不会抛弃任何一个人。天灾,只要所有人团结一致,本皇子认为,人定胜天。至于,胆敢趁机发国难财,本皇子也绝对不是心慈手软之人。”

众人听了,顿时后背出了一身冷汗。特别在座之中,还有几个粮商。

其他客人是富商和世家,他们自然最多是冷眼相看,却没有发国难财的嫌疑。但他们不同,南平的粮食几乎都掌握在他们的手上,所有的粮商早就商量好,粮食囤积,一日一价。

他们的所作所为,正应了李元白所说的发国难财。

怎么办?几个粮商暗暗后悔,早知道,他们就该学那些没有来的人,装病好了。

“殿下,我们姚家愿意出三万斤粮食,两万两纹银。”又一个人站起来。此人身份不是商客,而是世家。

郑知府轻声对李元白介绍了几句。

“姚家乃是耕读自家,明事理,多仁义。本皇子回去后,一定会向圣上表明姚家的仗义。”李元白说。

姚家大喜,他要的就是这样的效果。

耕读之家讲究的是名声,说起来,姚家虽然是世家,但实际上,他们一直都在啃老本。真的要论起来,姚家手里的银子和粮食比起其他商客来说,要差远了。

不过无论他们处于何种目的,愿意咬着牙将粮食和银子拿出来,李元白都会给他们一些好处。

其他人见状,被逼得没有办法,都纷纷解囊。

不过,剩下的人中,只有三四家出了过万的粮食和纹银,其余的人拿出的却是不痛不痒的数目。

无论多少,李元白都没有说什么。

郑知府见李元白没有多说几句话,就筹集到了十来万斤的粮食和六七万两银子,顿时激动不已。

募捐结束之后,大家就进入吃喝阶段。

四菜一汤,外加一碗米饭,大家都不敢吃得匆忙,大约是一个时辰,晚宴才结束了。

众人纷纷告辞,郑知府亲自将客人送了出去。

“所有的银两入库,准备冬季河道工程上,粮食的话,一部分留作种子,另一部分继续发放给百姓。”李元白吩咐下去。

郑知府有些为难,十来万斤的粮食,就算都发放下去,几乎都不够。要是再留下种子,唉,实在不好放呀。

不过,他也不敢在李元白面前放肆,只能诺诺地答应了。

李元白将事情安排好以后,也没有在郑知府府里多逗留,直接和霍七七几人回到了驿站。

“霍七七,你留下,我有事情要和你说。”回到驿站后,霍七七刚要回去睡觉,李元白却叫住了她。

章伍几人用同情的眼神看了霍七七一眼,他们暗暗猜测,六皇子之所以单独留下霍七七,八成是因为霍七七在晚宴上太咄咄逼人了。

“六皇子有事直说,天色太晚,好困的。”等别人都走了,霍七七忍不住打了一个哈欠。

“你可有让人感染和瘟疫相似病症的办法?”李元白淡淡地问。

霍七七闻言,顿时惊讶地睁圆了双眼,李元白不会想用损法子让奸商和世家屈服吧?

Tagg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