福利软件宝盒

外面的人并不知道里面的人在干嘛。

对于克林顿的所作所为,外面完全不知道。还以为,二人真的在对未来互联网的发展进行沟通。

却不曾想,克林顿在里面尽情享受着二女蒙眼状态下的全身“马杀鸡”。

那种舒爽就崩提了。

这比去天堂岛还要舒心。

去天堂岛,克林顿还多多少少担心那些女人是否会向外界告密。虽然说爱泼斯坦花钱解决了。但是总归被人知道了自己身份,这多少有点隐患。

而如今呢,对方完全蒙眼,不但不知道自己是谁,而且给了克林顿一种全新的体验。尤其还是双飞。

这让克林顿就更加享受了。

一番享受之后,克林顿心满意足的出来。

“怎么样,这服务如何?”秦风咧嘴笑问。

“说吧,有什么要我帮忙的?”克林顿也不含糊。

秦风这样招待他,这花钱肯定不少。

美女与浴缸的结合

这两个女人,身材,姿色都非常棒,而且服务特别好。这钱肯定不少花。

他没钱给秦风,自然就是帮秦风办事了。

“我想要一件防弹衣!”秦风说,“我在这,树大招风,害怕有人针对我。而且最好是那种最高等级的,能够贴身穿的。”

“嗯,稍后我会让人给你邮寄几件。”克林顿点头。

这种事,就是小事了。正常来说,秦风通过一些合法渠道都能弄到。毕竟防弹衣这种东西,虽然是违禁品。

但那主要是针对绝大多数人。害怕这些人轻易买到后,会为祸社会。

而秦风这种人,想要买到,并不困难。去一些安保公司就能正常申请购买到。

不过那样要走许多流程,显然,秦风就直接找上他了。这听上去是求人办事,但实际上也是双方之间加深关系的一个渠道。

“对了,俄罗斯那边,目前进展很顺利。看来,很快弗拉基米尔·雅科夫列夫就会动手了。”克林顿接过林风递过来的香槟。

事后一杯香槟,一口雪茄,快活胜神仙。

“里面哪两个?”克林顿问。

“没关系,她们不会动的,会保持现在的姿势小睡一会。如果她们动了,就拿不到钱。”秦风笑说。

这世界,什么能够让人这样戴着眼罩,断绝和外界的感知而一动不动,钱!

只要钱给够,什么都不是问题。

克林顿竖起大拇指。

“以后常来。”秦风笑说,“给你多换换。”

克林顿哈哈大笑,举杯欢庆,心领神会。

有些事,不用多说。大家心知肚明就行。

“俄罗斯那边真要动手了,会如何?”秦风问,“会成功吗?”

“俄罗斯就会继续大乱。”克林顿没有多说。因为这就事关国家机密了。

他跟秦风说这件事,也是因为秦风也牵涉其中。但是纵然如此,也不会说太多。说太多了,那就不合适了。

点到即止就行。

秦风也没有多问。刚才也就随口问问而已。真要问多了,秦风也不愿意。那样牵扯太深,最后反而将自己折了进去。

随后二人真的聊了一会有关未来互联网发展后,克林顿整理一下仪容后离去。

秦风再次出现在二楼,朝众人挥挥手。

外界也没多想。随后,克林顿继续其他的考察。

这时,秦风进入房间内,将二女的面罩和耳罩都摘了下来。

“秦大师,刚才那是…”曼蒂好奇询问,却被丽娜打断。

“我们拿钱服务,其余不要多问。”丽娜瞪了曼蒂一眼。

秦风点点头。

这样拎得清那就再好不过了。

就怕拎不清的。那就麻烦了。那样也没有下次了。

“好了,这是四万美元,一人两万。”秦风笑着从保险箱里拿出4万美元来。

二女余光扫过去,里面一整保险箱的美元。那恐怕好几百万美元。

啧啧,这可真多。

二女接过美元,自然一阵兴奋。

这可是2万美元,有什么比这更轻松赚钱的事?

“秦大师,要不要我们再服侍一下你,免费的!”丽娜缠绕上秦风。

秦风微微侧身避开,脸上流露出些微的不悦。

丽娜自然清楚这是为何。秦风这是嫌弃她身上有别的男人的味道呢。这也是之前,秦风说过,她要来服务,必须洗浴干净,身上要干干净净。

秦风不介意她在外面接活,或者和其他男人鬼混。但是今天来服务,那必须是干干净净的。

大家金钱交易,明明白白。

“那下次。当我欠你一次。”丽娜嘻嘻一笑,招呼着曼蒂离开。

秦风眼神微微一跳。

这个丽娜不错,是一个拎得清的人。以后有机会,可以多提拔一下,让她当个妈妈桑之类。但那个曼蒂,很贪婪。

2万美元似乎都不能让其满意。她对自己那保险箱里的钱,很是惦记啊。

刚刚,秦风从其眼神之中看到了贪婪。不过这也是秦风希望她们做的。不过丽娜却很满足。不过无所谓,只要一个人贪婪就行。

二女离开后。

“丽娜,他那保险箱里多少钱啊,那么满满一保险箱的钱。”曼蒂惊叹。

依然有点意犹未尽。

“好了,那是他的钱,和我们无关。我们现在一个月总能赚几万美元,你还不知足吗?以前你那才能赚多少。安心赚好我们的钱,其他心思不要瞎想。”丽娜警告说。

“我知道了!我只是在想,那是多少钱了!”曼蒂连忙赔笑。

不过心中对于丽娜却是有点看不起。太没志气了。

每次服侍男人才能赚这么点。如果将那保险箱里的钱都抢了,那可以赚多少!

恐怕好几百万美元啊。那是她要服侍多少次才能赚到啊。

你不要,我要!曼蒂心思转动着,想着,如何去赚这笔钱。

毕竟,她不可能动手。得找人。但是找的人,要能信得过。不然,最后为他人做嫁衣了。那就不划算了。

她也不傻。得找值得信赖的人。

这时,丹尼尔-皮卡德却找上门来,拦住二人去路。

“丽娜,找你好久了!你这个贱货!”丹尼尔-皮卡德一脸怒容。

当初丽娜的离开,让他丢尽了颜面。这段时间,他一直在找丽娜的麻烦。不过丽娜有钱了就搬家了。让他一直找不到。今天总算碰见了。

Tagg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