丝瓜视频app下载地址是什么

墨檀从不介意撒谎,无论在哪个人格下都是如此,就算三观无比端正的‘守序善良’状态也无法免俗,毕竟现实世界里的他是一个人而不是三个,因为种种原因为自己善后已经成为基本操作了,而在这一过程中自然免不了扯点儿或善意的瞎话。

而处于‘混乱中立’和‘绝对中立’人格下的时候就更不用说了,前者的扯淡能力自无需多言,就连说真话都能把人坑到死去活来,而后者也没少因为各种理由诓骗过别人,只不过里面‘恶意’的成分相对少一些罢了,比如将上课迟到、忘写作业、家门口迷路等或丢人或尴尬的事儿引申出各种客观理由,那绝对是相当轻车熟路的。

只不过……

看着因为自己不愿多说而主动转移话题的贴心少女,墨檀总觉得有些不太舒服,准确的说,是非常的不舒服!

自己已经隐瞒了她太多太多事了,无论是在现实里也好,还是在游戏里也罢,无论这份隐瞒是多么的事出有因,多么的合情合理,但自己终归还是一个在她面前满嘴谎话的家伙。

而面前这个看起来傻白甜,其实最多占个白甜,一点儿都不傻的女孩则始终在迁就着自己,无论自己的谎言拙劣也好,精湛也罢,统统照搬全收,无条件地相信……不,应该说是理解自己。

从什么时候开始,自己把这种理解与宽容当成理所应当了呢?

【是从她从很久以前开始就没再问过一次自己在线频率的时候?】

【是从她很用心地陪自己一起为‘赶论文’这种事发愁的时候?】

【是从自己因为获得‘智者的远虑’而侥幸坚持到最后的时候?】

【是从自己串通依奏成功瞒着她在圣山苏米尔累死累活的时候?】

【还是说……】

酥胸美腿玉娘娇羞迷人

【是从我只是单纯觉得自己的想法‘正确’而‘合理’,觉得自己的所作所为会令她‘烦恼’、‘担心’,擅作主张地去为她着想的时候?】

【啊……是啊……这么简单的事,为什么到现在才明白呢……】

【这种令人厌恶的自以为是与傲慢,怎么可能是为她‘着想’呢?】

【嘁,墨檀你这个家伙……以为自己是人家什么人啊。】

陷入严重混乱的墨檀攥紧了筷子,双眼死死地盯着面前雪白的桌布,仿佛想要用目光在上面灼个洞出来。

“那个……墨檀?”

语宸敏锐地的抬起头来,将视线从面前的鳗鱼卷上移开,转移到墨檀那张表情既微妙又复杂的脸上,小心翼翼地试探着问了一句:“你忍不住偷吃芥末了?”

两秒钟后,仿佛下定了某种决心的墨檀眼神逐渐变得坚定起来,然后抬起脸严肃地看着语宸,特别特喵的不合时宜地来了句:“我下定决心了!有些事一定要告诉你!”

说真的,看他这表情,听他那语气,在结合当下这家虽然不算奢侈,但档次也绝不算低的餐厅,就算有人说这货下一秒就要掏出枚戒指给语宸跪一个都不奇怪。

不过语宸本人似乎并没有这么想,所以也没有出现诸如面红耳赤、手足无措、小鹿乱撞等让人喜闻乐见的反应,只是拿起面前的寿司卷一脸严肃地点了点头:“嗯嗯!”

“刚才……呃……就是在车站的时候……我确实是稍微有那么一点点不开心,嗯,大概是这样的。”

墨檀鼓足了勇气说完上述这番话之后只觉得浑身发软,所以紧接着便垂下脑袋单手捂着额头补充了一句:“至于具体原因,咳,就不要追究了。”

语宸微微愣了一下,嘴角微微扬起了一点,然后笑吟吟地点了点头,大声(和她自己比的话)应道:“嗯!”

“还有就是,唔……那个什么……”

墨檀嘴角抽搐地组织了半天语言,最后却是只憋出了一句:“要不咱先吃?”

“吃完再说吗?好呀!”

语宸开心地吃了一口手中的寿司卷,一脸幸福地眯起了双眼:“好好次!墨檀你也次!”

说罢就拿起筷子……然后放下……再拿起墨檀的筷子夹了个鳗鱼卷给他。

“谢啦,果然一紧张就容易肚子饿啊。”

墨檀用几乎等同于少女三倍的进食速度解决掉了那枚鳗鱼卷,并在芥末的刺激下猛地掐住了自己的脖子,缓了整整两分钟才眼眶通红地瘫在椅子上,讪讪地笑了笑:“我好像稍微有些高估自己的承受能力了……”

“是这样哦!”

语宸点头如捣蒜,开始向草莓大福发起了进攻。

“先生,您的拉面~”

打扮很服务员的……服务员小姐姐走了过来,将一碗从各方面看起来都很正常的拉面放在墨檀面前,其原料密度和柔韧性均比季晓鸽那些用来牵制或捕获敌人的‘面网’低了无数倍,一看就知道是其食用价值远大于实用价值。

“给你。”

墨檀轻轻把面前那碗喷香四溢的拉面推到语宸身前。

“啊,用不了这么多的,虽然看起来超好吃的样子……”

语宸深吸了一口气,看向拉面的目光分外向往:“不过只要稍微分给我一点就好啦。”

“就是给你点的,不吃主食可不行。”

墨檀用颇为炫酷的手法在拉面上浇了少许酱油,笑道:“而且俗话说得好,上车饺子下车面,你就赶紧趁热吃吧,我有给自己点味增汤配米饭。”

少女很是敬佩地拍了拍手,感叹道:“好贴心!”

“快吃吧,别等面条被放到能上吊的程度才动嘴。”

“哈哈,谁家的面条会那么硬呀。”

“别着急否认,世界可是很大的……”

“吸溜吸溜……吸溜吸溜……呜呜呜呜!!”

“慢点吃啊!”

墨檀站起来想俯身拍一拍少女那单薄的后背,不过在这个念头出现瞬间就秒怂的他最终还是只递了杯水过去。

“咕噜咕噜……呼哈,活过来啦!拉面好厉害啊!”

“不不不,在我眼里你比拉面厉害多了啊。”

“嘿嘿,是这样吗!”

“我没有在夸你啊……”

“嘻嘻~”

“都说没有在夸你了……”

“太好了。”

“啊?”

“没什么~”

……

现实时间pm13:02

“吃饱啦吃饱啦!”

语宸靠在椅背上拍了拍自己完全没有鼓起半点的肚子,然后捧起面前的麦茶抿了一小口,对墨檀莞尔一道:“多谢款待~”

同样捧着麦茶的墨檀摇了摇头:“我人情可还没还完呢。”

“对哦,还要一起看电影来着。”

语宸眨了眨眼,有些纳闷地嘟起小嘴:“虽然说是还人情,但总觉得好像哪里不太对劲的样子诶。”

墨檀面不改色,看似淡定地吸溜了一口麦茶,啥都没说。

“对啦!”

语宸忽然轻哼了一声,双手扶着桌子身体微微前倾,漂亮的眸子一眨不眨地盯着墨檀:“墨檀你应该还有话没说完吧?”

“诶?有吗?”

“有的!”

“真有吗?”

“真有的!”

“好吧……”

墨檀心知一点儿都不萌的自己想要混过关并不现实,所以便直接念起了之前一直在心底打的腹稿:“简单来说,就是我在圣山苏米尔这边也并不是……特别悠闲……虽然也不能说是有多忙啦,但跟之前跟你说的日常比起来……呃……还是有一定出入的。”

语宸有些意外地瞪大了眼睛,过了好一会儿才似笑非笑地问道:“比~如~呢?”

“比如啊……”

看着少女那张笑吟吟的俏脸,一滴冷汗悄然从墨檀额角滑下,他先是隐蔽地咽了下口水,才似是不经意地移开视线回答道:“比如偶尔也会和万洋聊聊跟那些邪教徒打架的事,顺便帮忙参谋参谋之类的,嗯。”

“这样呀~”

语宸的笑容愈发甜美了起来,声音也变得比平常还要轻柔:“那么,‘黑梵牧师’你这个编外伤员具体都有帮忙‘参谋参谋’哪些方面的事呢?”

后背不知何时攀满了冷汗的墨檀抿了抿嘴,有些干涩地笑道:“就是……在如何抵御攻击方面稍微提供了一些小小的意……”

“嗯~?”

“啊,在人员调动方面也给了点小小的参……”

“嗯~~?”

“咳咳,还有就是在地形利用方面随口说了几……”

“哦~~~?”

“好吧,除了这些之外我还适当地就佯攻、反围剿、补给路线、拆分侦查、诱敌作战、发展内线等方面发表了一些自己的意见。”

在语宸温柔的‘逼问’下,又是惊恐又是惊艳的墨檀终于放弃了抵抗,老老实实地把自己在苏米尔的所作所为……的百分之七十招了出来。

然而……

“说话大喘气可不是什么好习惯哦~”

语宸将两只小手背在身后,对墨檀报以一个大大地笑脸:“要不要再想想还有什么‘不小心’被遗漏的地~方~呢~?”

“我经常视情况和万洋一起去前线打仗,通过给他发好友消息的方式进行一些简单……好吧其实挺费脑筋的调度,截止到半个月前已经让那家伙获得了相当大的话语权,顺便成为了不少年轻的人偶像。”

墨檀举起双手,表情颓然地说道:“不过这个情况苏米尔那些岁数比咱俩加起来再翻一倍还打的大祭司、大萨满、大先知肯定知道,目前可以确定的是,通过前一段时间的努力,他们已经对我报以了一定程度的信任,除此之外,我这边也在策划一场规模比较大的反击战,之前已经借万洋之口转达给那些高层了,如果他们没有意见的话,之后一段时间可能会比较忙,还有就是……我每天在线的时间可能比你知道的多1到2个小时,大部分时间都在研究这场仗该怎么打,早饭都是依奏给我带到房间里的,唔,偶尔她也会跟我一起吃早饭,没了。”

一口气说完了这么长一串话后,墨檀的表情已经逐渐从面如死灰变成了视死如归,虽然他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这么怂,但语宸现在这副模样不得不说是真挺吓人的……当然,吓人跟好看并不冲突,甚至彼此之间还互有加成。

接下来的两分钟,气氛一度变得有些尴尬,然后……

“谢谢~”

语宸忽然对墨檀莞尔一笑,并不是刚才那种让人打从心底感到怕怕的甜美笑容,而是能让他在一瞬间感觉自己整个人都被治愈了的……甜美笑容。

暖洋洋的,干净而澄澈。

“我错了……”

身体彻底松弛下来的墨檀倒在椅子上,轻咳了一声后乖乖俯首认罪:“我不该瞒你的。”

“嘿嘿,我又不是你女朋友。”

语宸轻快地说出了一句情理之中意料之内但就是让墨檀那颗小心脏咯噔一声的话,然后又皱着眉头低声补充了一句:“不过因为你把自己搞得这么累还不告诉我而稍微有点不嗨森的心情……貌似还挺像个正牌女朋友的哒!”

下一瞬,墨檀只觉得五雷轰顶,原本咯噔一声沉下去的小心脏当时就跟拖拉机引擎似的造起了反,当场就把他给干懵辶了。

貌似还挺像个正牌女朋友哒……

还挺像个正牌女朋友哒……

正牌女朋友哒……

女朋友哒……

哒……

当墨檀从短暂地失神中清醒过来时,发现面前的少女正好再对自己眨眼,俏皮地提问道:“不会让你难做吧?”

“不会!”

墨檀的声音有些颤抖,却没有半点迟疑,然后故作镇静地补充道:“吃了快半年的软饭,我已经很习惯了~”

语宸眨了眨眼,似笑非笑地问道:“对啦,为什么要特意提一下偶尔会跟依奏一起吃早饭呢?”

“这……”

“是因为觉得这种事情有必要特意汇报一下?”

“呃……”

“还是想知道我听到之后会不会有些不开心?”

“没……”

“那就是……”

少女甜糯糯的话语微微一顿,并在同一时间隐蔽地偷走了墨檀面前的章鱼烧,过了好几秒才悠悠地问道:“对之前我和太阳教派的布莱克圣子一起吃饭这件事很在意咯?”

刹那间,墨檀无比清晰地感觉到自己的心跳漏了一拍。

“那么,最后一个问题,你觉得我刚才的问题……”

语宸用胜利者的姿态将章鱼烧送进了自己嘴里,对墨檀做了个鬼脸……

“究竟是为了分散你的注意力偷章鱼烧呢,还是,因为其它什么奇奇怪怪的原因呢?”

“……”

“……”

两分钟

墨檀整整沉默了两分钟,才露出了一抹有史以来在语宸面前最为天衣无缝的假笑……

“果然是因为嘴馋吧?”

“答对啦~但是没有奖励,还损失掉了一个章鱼烧!”

“哈哈,真拿你没办法~”

“嘿嘿,我知道你在让着我啦~”

两人相视一笑,嘴角翘起的弧度单纯而真挚,并无半点苦涩与遗憾。

Tagg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