猪猪视频类似抖音

七天后。

神纹一门光芒四射。

轰!

一声巨响。

楚岩身躯都是颤下,痛的他龇牙咧嘴。

但睁开眼后,第一时间笑了起来。

“成功了?”李斯忍不住问道。

“嗯。”楚岩用力点头,嘴角上扬:“老师,你才我这一次捕捉到了什么?”

“攻击性神纹?”李斯道,他是知道的,楚岩一直想弄一个这样的神纹。

楚岩连连点头,继续道:“老师猜一猜是什么字?”

“杀?”

“攻?”

森林里的粉嫩采花少女清纯美丽

“灭?”

李斯一连说出几个熟知且攻击性较强的神纹。

楚岩神秘一笑,摇摇头。

“别卖关子。”

楚岩撇撇嘴,也不废话,将玉牌取出。

通体成血红色。

嘶——

李斯瞳孔一缩,倒吸一口冷气。

“戮?”

“对!就是戮!”楚岩很开心:“还想挣扎,结果被我抓来了。”

“你个疯子……”李斯无语,他大概能猜到,楚岩是故意的。

杀字、攻字,应该都没这么难的。

结果偏偏挑了一个攻击神纹中最繁琐的。

这时,戮字成赤红色,哪怕还在玉牌当中,神纹一门内瞬间被浓浓刺鼻的血腥味充斥。

“大凶!”

李斯低沉道:“这个神纹的功能是什么?”

楚岩楞下,摇头道:“不知道啊,我就看它笔画多,就抓它了!”

“胡闹!”李斯无语道:“笔画多,确实会强大一些,可也要根据自身的情况来捕捉。你这……完是胡来。”

“现在催动一下,让我看看。”李斯说道。

楚岩也不废话,将神念注入玉牌之中。

嗡!

瞬间,神纹一门变化了。

李斯更是一愣,只感觉四周的一切都在变化,随即整个人陷入一片尸身血海之中,恐怖的煞气让他忍不住恶心。

“幻术?”

李斯第一个想法便是这个,随即皱眉。

确实够逼真,可单纯幻术,攻击性其实并不强大。

可下一秒,李斯心里一颤,再看向楚岩时,内心竟不由生出一抹恐惧之感来。

很细微。

毕竟两人有着巨大的境界差呢。

李斯也是圣皇,但可不是沈瑜、沈绝那种货色,这可是一位能杀时光高重的圣皇。

可哪怕如此,刚刚面对楚岩的一瞬间,仍然让他灵魂颤栗下,内心恐惧。

“威慑?”

“恐吓?”

李斯很快明白过来,微微点头:“不错的一块神纹,跟你很匹配!光是这一神纹,若是碰见跟你境界相仿的一些人,哪怕不出手,对方可能便被你的杀气所吓破了胆量。”

楚岩连连点头:“我也觉得不错,这神纹,群攻啊!战场上一释放,我出手都没有,吓死一群人,可怕不。”

李斯哭笑不得,但总体来说,还是不错。

“下一次不要在这样胡闹,捕捉神纹,根据自身情况而来。笔画,只是辨别神纹强大的方法之一。但这东西,就跟鞋一样,不是大就好,而是要顺脚。”

“我知道了老师。”

“行,去吧,昨天,研究所那边有人来找你,应该是有事情。”李斯讲道。

“那我先告辞了老师。”

楚岩说完,走到门口,突然停顿一下,转回身看向李斯,郑重无比的道:“老师,等我研究明白神纹世界,我便帮你也铸造一个神纹世界。”

说完,楚岩转身离开。

李斯楞下,随即欣慰一笑。

“这孩子……”

神纹世界啊。

我都快要忘记了。

自己这一辈子,还有希望吗?

李斯,神纹一门天才,昔年被誉为最有希望创造神纹世界的人。

可惜,自己还是失败了。

无法合道,最终只能化为一把神兵。

这一辈子,自己还有机会么?

……

楚岩从神纹一门走出。

心情大好。

然而,这人,真的是不能太顺心。

还没等回到研究所,楚岩便碰见一群人。

体系一门的人。

“楚岩?”

为首是一名圣皇,体系一门的执事,楚岩最早准备钓沈涛时了解过,好像是叫做周洪宇。

跟杨文青一个时代,算是一个小天才,现在圣皇七铸。

后面,赵万里等人都在。

楚岩没理他们,绕过身准备离开。

“身为学员,见到执事便是这个态度?圆满一门没教过你尊师重道?”周洪宇突然挡住楚岩的去路。

“出门忘记看黄历了啊。”

楚岩深吸口气,抬头看向周洪宇,笑道:“周老师,周执事,你好。现在满意了吗?让开。”

周洪宇也不在意,笑道:“这还差不多,不过急什么?不如多聊两句?”

“跟你没什么好聊的,周老师,有时间跟我浪费时间,还是回去多教教学员吧,虽说学府有规定,人数超过50以上不会被灭,可若下一次评测之日,昊天榜上还是一个体系一门的人没有,难免会成为别人笑柄。”

“而且下一次半年测评,可就有新学员要来了,你说……还会有人选择一个废物门系吗?”

“楚岩,你……”

周洪宇瞳孔一缩。

“我什么?”

楚岩冷笑:“实话难道不能说吗?还是觉得我哪句说的不对?周老师若是不服,可以让人去昊天榜上挑战我,还是那句话,古皇一境,人数不限,随便你们上,一拳打不死你们算我输。”

“实在不行,老师要不去试一试?签订生死之书,上台,我杀老师试一试。”

楚岩淡淡笑道:“我大概一拳是打不死老师的,怎么样?老师可是圣皇七铸。”

此话一出,不少人震动。

圣皇七铸!

楚岩说要挑战?还是签生死之书?

上一次评测之日,楚岩是强,可那是也就差不多圣皇三四铸的样子。

虽然过了几天,可总不至于那么夸张吧?

不少人看向周洪宇,一些其余门系的人也停下脚步,指指点点,议论纷纷。

这时,姜鹤也走过来,但没看见,朝着周洪宇看去,一脸冷笑。

白痴!

现在还敢去招惹楚岩?

找死吗?

圣皇七铸?厉害吗?很厉害,起码对学员来讲,几乎是一个不可跨越的高度。

关键是,楚岩不是一般学员啊,其余人可能不知,姜鹤却是调查了一下,之前说沈家为剿灭妖教死了不少人,其实都是楚岩杀的。

其中还有沈绝这样的圣皇九铸。

“怎么样?周老师敢上台吗?”

楚岩再次问道:“不敢,就别哔哔。你是老师,但我不敬你,什么垃圾玩应,不过是比我早修行几年,我要是圣皇,荡平你体系一门圣皇一境,废物。”

周洪宇脸色阴翳,难堪。

可敢上台吗?

不敢!

若是评测之日前,他可能会乐意如此,借机杀了楚岩。

但评测之日,体系一门也仔细调查了一下沈涛之死,楚岩杀了沈绝这时,在体系一门不是什么秘密。

“楚岩,莫要太嚣张,别急,你现在猖狂,自然会有人来收你,但不是我。不过我倒是想起一件有趣的事。”

周洪宇冷笑声:“我听说你弄了一个功法研究所?7天过去,也不知有什么成就。楚岩,你可能还不知道吧?功法研究所,对你来讲没什么,可长时间没有成就,给你做担保的老师,都是要受到惩罚的。”

“你楚岩倒是聪明,自己是圆满一门,圆满一门却没有一人为出面担保,反而找了神丹一门的林老师,接下来三月之内,你的研究所若拿不出来成就,倒是研究所的消耗,还有一些补充,都要林老师自己来垫。”

楚岩皱眉,这事,他倒是不知。

“林老师吗,对镇龙老师情深义重,你又是镇龙的徒弟,自然不会在意,可凭什么?因为你,神丹一门后半年的资源可能都会减少。”周洪宇冷笑。

周围,神丹一门不少学员停身,脸色一变。

林秋月给楚岩研究所担保这事,其实没几个人知道。

神丹一门也无人知晓。

林秋月也没觉得有什么,牙根没提,可现在,被周洪宇当众说出,难免会引起一些人的误会。

确实,楚岩研究所没有成就,林秋月是要垫资的,这种担保,其实就跟风投一样。

赚了,能分到钱,可一旦赔了,学府消耗的,都要这几位担保老师来填补。

不然的话,为何要叫担保?

“楚岩,我老师真的给你研究所做了担保?”

这时,神丹一门一名弟子喊道。

“是啊!为何我们不知?”

“难道,神丹一门真要成为圆满一门附属?”

“凭什么?我神丹一门资源本就不够,还要拿来给你垫资?”

不少人在议论,愤怒。

原本神丹一门只是看个热闹,可一旦当利益涉及自身时,便都不那么淡定了。

周洪宇冷笑:“楚岩,林老师是一片痴心,可你却拿这些东西来当做自身挥霍的资本?”

“楚岩,我其实一直很好奇,你修行到现在,耗资无数,可圆满一门的情况大家皆知,你的资源是哪里来的?”

说到这,周洪宇突然想起什么,冰冷道:“楚岩,你不会是妖教卧底吧?”

唰!

学府当中,所有学员脸色纷纷一变。

这话,就有一点严重了。

妖教,在人间是最可耻的存在。

楚岩也是楞下,看向周洪宇的眼神微微冷酷起来,笑道:“周老师,身为老师,便随意能污蔑学员?”

“没有污蔑,我也只是质疑,毕竟你楚岩来自小界,哪怕是御天界,可也不可能比得过真界强,御天修成,都是靠着真界,何况是他自己一界?可你从那走出,拥有强大天赋。”

周洪宇说着,眼神不停闪烁:“而且你还会多种功法,你还开了道槽。基础道槽,这东西,人间少有,你哪里来的?别说是御天留给你的,御天当年也不会。基础道槽,你那一套,我可以肯定是宇家的,那便是来历不明。”

“这东西,唯有神魔才会,你若不是妖教卧底,你从哪里修来的?还有资源,别说世界石,光是世界石能修成这样,区区几万块,我学府中大族子弟不少,可也没见他们如你一样。”

Tagg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