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频免费下载

.630shu.co,最快更新麻衣相师最新章节!

不管杜大先生现在怎么样,我们厌胜已经被这盆脏水泼上了,浑身是嘴也说不清。

他刚才不是还说了个“他”吗?

徐福抬头看着我,忽然笑了:“那个人神通广大,只怕脑子再聪明,也不会是他的对手。”

我看出来了——徐福虽然刚才是慌了,但是提起那个“帮手”来,瞬间又是志得意满的样子。

像是拿准了,那个帮手——还会来帮他!

我一皱眉头,忽然眼角余光就发现了,白藿香呢?

再一细看,妈的,江景也不见了!

我耳朵里顿时嗡的一声,立马大声说道:“大家快往外跑!”

大家忽然听我说了这么一句话,一瞬间没听明白,看我我看:“什么意思?”

这地方,肯定有埋伏——所以,徐福知道自己是棋子,却还是有恃无恐。

而江景显然也知道这件事儿——生怕白藿香出事儿,才在我说话的时候,不动声色的把白藿香拉走了。

雨天娃娃高冷外拍

而江景既然参与了进来,真相就昭然若揭了。

话刚说到了这里,一个声音就响了起来:“不好意思——来晚了。”

江辰。

江辰身边,带着很多人。

那些人层层叠叠,就把这里给围上了。

那些人满身都是煞气,光看一眼,也知道比这帮人强多少。

这个阵仗——我冷笑,比上次他和马元秋带来为难我和潇湘的时候不差。

江辰挺看得起我。

虽然这里也都是西川的好手,但面对这个阵仗,只能以卵击石。

看来,江辰甩开马元秋是有原因的——他找到了比马元秋更硬的靠山。

徐福的眼睛也亮了,奔着江辰就过去了,大声说道:“江大哥,这里有一些绊脚石,就拜托帮我扫干净了。我记住的人情。”

江辰一笑:“好说……的事儿,就是我的事儿。”

西派的一听这个,愣住了:“绊脚石……”

桂爷眼睁睁的望着徐福,这才明白了一切:“小先生,竟然干出这种事儿——这是的家啊!这些,都是的家里人啊!”

徐福盯着桂爷,眼神已经完冷了下来:“旧的不去,新的不来。”

够狠——杜大先生是看出他的真面目了,才要换继承人?

江辰又不是慈善家,不可能白帮徐福这个忙——恐怕整个西派,才是江辰的目的。

而这次,我虽然把徐福的事揭穿了,可只要把在场的人灭口,那这个真相就会永远被掩埋。

徐福就还是稳稳妥妥的西派大先生。

至于我们,就更好说了——只要把黑锅扣在我身上就行了。

对外,说那些西派好手,是为了保护杜大先生,跟我这个下邪术的厌胜门主同归于尽就行了。

这样以来,这盘棋就布好局了。

厌胜门一听门主死在了西派,照着老大和老四的脾气,也绝不可能善罢甘休——我死不要紧,传出去,门主死的这么窝囊,谁还把厌胜门放在眼里?

这么多年的形象,那就崩了。

西派更不可能就这么算了——家族精英和大先生被厌胜门害死,不把厌胜门灭了报仇,西派还不被其他三派笑话死?

而杜大先生天阶排名第二,其他十一天阶,也绝对不会就这么看着。

水百羽他们也会加入进来,一起扫荡厌胜门。

两方元气大伤之后,整个行当一定损失惨重,这个时候,群龙无首,就需要一个新的领头人。

江辰不是自命真龙转世吗?他要权有权,要钱有钱,到时候只要登高一呼,必定一呼百应,他改四相局为己用的梦想,就能实现了。

只要整个四相局为他服务,天地恐怕就真的要换颜色了。

江辰盯着我,一双黑沉沉的丹凤眼深不见底:“李北斗,咱们又见面了。”

是啊,每次跟见面,他妈的一准没好事儿。

我对他笑:“我知道怕我,可我没想到,能这么兴师动众的——怎么,见我的时候,带的人少,心里不踏实吧?”

江辰是贵公子的修养,喜怒不形于色,但是一听我这话,嘴角还是微微沉了一下。

他那个身份,怎么可能受的住这样的话。

但他还是笑了笑,眼神却凛冽了下来:“遗言就这几句?好,那我送一程。对了……”

他嘴角一勾:“那个龙就快醒了,以后,我替照顾。”

潇湘……

我顿时心里一沉,他怎么知道,潇湘还在的事情?

江辰看着我,眼神还像是带着点欣赏:“也算是个人才了,可惜,有我就没有,假的,终究成不了真。”

说着,抬起了手。

他带来的那些人,呼啦一声就闯进来了。

西派的人是要抵抗,可悬殊太大了。

血腥气四溅,这里成了一个修罗场。

我则把七星龙泉抽出来,盯着后面的江辰。

那为了潇湘,我今天,也绝对不能死在这里。

七星龙泉的锋芒上,出现了久违的淡淡金光。

一个声音忽然在一片嘈杂之中响了起来:“真龙气?”

那声音带着几分意外。

江辰一听这三个字,眉头立刻就紧了起来,盯着我的眼神更狠厉了。

像是恨不得现在就劈死我:“恐怕看错了——真龙,只有一个。”

说话的人没露面,应该藏在江辰后面,我看不到真面目。

不过,是个有点耳熟的声音。

奇怪,谁啊?

他怎么认识真龙气的?

虽然周围一片嘈杂,我却把心思沉静了下来,调出了老四的行气。

那就让我把江辰掀翻,看看他身后的人,到底是谁。

七星龙泉上的金光倏然亮起,我知道,我有了久违的杀气。

杀气一炸,对着我冲过来的人部被掀翻,那个感觉十分痛快,是异样的酣畅淋漓。

而且,隐隐的,我有一种十分熟悉的感觉——似乎不知道什么时候,我做过这样的事情。

那个感觉越来越清晰,似乎千军万马,我在最前面,冲锋陷阵,所向披靡。

我身后跟着的,是谁来着?

那感觉,恍若隔世。

江辰顿时有些意外——像是想不到,这么短时间没见,我到底为什么有了现在的本事,那英俊华贵的脸,立刻就有了几分扭曲。

最前面的几乎部被我吓住,几道子黑影不知道从什么地方出来,飞快的对着我缠裹了过来。

有西派的大叫:“是煞!”

对,那么快的速度,不是煞还是什么?

带来了这么多,破费了。

不少西派的想来帮我,可惨叫着被煞掀翻。

我一下调转了七星龙泉,直接对着那些煞劈了过去。

有一个躲闪不及,直接在七星龙泉的锋芒下化作两半,烟雾一样的溶解在了半空之中。

我听见有人心疼的倒抽了凉气——恐怕是煞的主人。

但与此同时,趁着这个空隙,几道子人影,对着我就冲过来了。

煞气带着尸气,是几个非常厉害的武先生。

而这几个武先生恐怕平时就关系不错,几个人配合的天衣无缝,一下就把我给围住了。

“四堂子兄弟……”

“他们也来了……”

是西派几个人的声音。

原来,所谓的四堂子兄弟是四个以心狠手辣出名的武先生,平时好勇斗狠,不少人吃了他们的亏。

后来,据说是得罪了大人物的公子,以后就销声匿迹了,有人说早被沉到了金沙江里去了。

没想到,他们现在……江辰看人,和招徕人心的本事确实不小。而其中一个人的手又狠又快,已经直接探到了陈皮的面前,翻转手背,牵动了什么东西,瞬间手送到我身后,一道凉凉的东西对着我后心就射出来了。

这个味道是——七星镇魂钉!

我立刻翻转,堪堪躲过了那个东西。

这东西是用来钉旱魃的,所谓七星,对应的是七魄,真要是被钉住了,那就是魂飞魄散,永不超生的危险!

这东西早成了禁品,按理说不能对活人用的——真不愧是四堂子兄弟。

而这一下躲过去,另外三个兄弟配合着,又是三个针头,对着我几处大穴就射过来了。

我立刻用七星龙泉打开两颗,但那来势,分明是三处地方,我躲不开,一瞬间,左边肩胛骨上就是一阵剧痛。

大爷的!

这个剧痛跟之前都不一样——好似身体被一个很沉重的东西给压住了,抬都抬不起来!这个时候,还有一个人对我抬手,我后心一凉,右手抬起,一个反扭过去,就把就把那只手的五根手指拧断。

那人整个被我掀翻在地,顿时就是一声惨叫,连剩下几个人,都有了惧意,条件反射后退了一步。

江辰立刻皱起了眉头,咳嗽了一声。

那三个人回过神,对着我又摆开了阵势。

但这一下,我就觉出,以肩胛骨为中心扩散,周围慢慢沉重了下来,一开始是左半边身子沉重。现在,就连右半边身子,也微微发了麻。

剩下的三个人顿时兴奋了起来,就好像豺狼看见受伤的猎物一样。

江辰盯着我,眼神已经意兴阑珊:“李北斗,的好运气已经用到了头,走不了了。”

妈的,难不成,这次,真的要倒霉了……

可就在这个时候,一个声音响了起来:“谁说的?”

Tagg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