丝瓜appxyz

【 .】,精彩免费!

……除了真情之外,是不是也为他父亲当年对阿德尔森一家犯下的杀戮恶行赎罪。

可现在,就在刚刚,他揭开了他是玫瑰堂少堂主的身份老底,本以为封赫会愧疚会痛苦不已,可这人却一丝丝难堪都没有,面无波澜,甚至还一副若无其事的样子很云淡风轻的承认了!

该死的!

……

玄煜脸色大怒,一把更用力的锁紧封赫的咽喉,另一只手掐着他的肩膀,骨节啪啪直响,

“是啊,赫少!

既然这么无所谓,那敢把刚才说的话当着容容的面再说一遍吗!”

封赫肩膀猛地一颤,好像那里的骨头都快要被捏碎了,淌血的唇角狠狠抿紧,又笑得格外冷诮,用一种看神经病的眼神斜睨了眼这个为容离发疯出头的男人,轻嘲的说,

“为什么要告诉她我是她仇人的儿子,就像现在一样相处着不是挺好吗,我不说,也不说,她什么也不知道,人无知一点,会少了很多折磨痛苦的,活得太明白反而更煎熬,这么简单的道理二爷应该不会不懂吧。”

“所以他****妈/的就把容容当成无知的傻子骗?!”玄煜怒声吼骂,再压不住胸口熊熊燃烧的火气了。

他拽着封赫的脖领,长腿一抬,曲起膝盖猛力顶进他的腰腹间。

带来洱海冬季旅行美女文艺写真

瞬间,封赫脸都白了,身体控制不住痉挛的颤弯下腰,好像五脏六腑都被玄煜刚刚的那一下子给打错了位,撕扯着的巨痛。

又一口血水从逼/涩的喉咙里涌出来……

……

封赫浑身剧颤,佝偻的弯着腰,缓缓抬起头来。

他眉骨间一片狼狈的淤青,嘴角讥诮的弧度却不断放大,竟低低的阴冷笑出了声来,

“如果能骗她一辈子,那也说明我封赫有本事,不是吗?”

玄煜瞳孔蓦的一缩,看着封赫一脸小人炫耀的异样表情,不敢相信这话是从他嘴里说出来的。

“我***去//妈/的!”玄煜真的被激怒了,反手一扣,手肘重重砸向封赫的后脊骨,

“老子揍死!”

封赫几乎被揍了个半死,也不还手,任由玄煜一拳一拳打在他身上。

直到最后,“砰”的一声闷响——

玄煜就像丢垃圾似的扬手一下甩开,封赫眼前一抹黑,就浑身瘫软着重重倒在了地板上。

“怎……怎么,这就揍完……完了……”封赫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喉咙里咯着血说得断断续续,

“我还以为黑手党教父的拳头有多厉……厉害……看样子也不过如此……”

“真想死——”玄煜又弯腰一把拎住封赫的领口,看着这生得帅气的混血男人被他揍得跟猪头一样的肿脸,扬起的拳头一下子刹住,脸色倏变,突然就意识到了什么。

“s/h/it!”玄煜狠狠的一皱眉,“故意找打的!”

封赫脸上的表情一下子僵住了,唇边那一抹故意勾起来激怒玄煜的嘲笑慢慢收住,惨淡的脸色白得像鬼。

最后,他的眼眶红了,又苦苦的笑了一下。 【 .】,精彩免费!

……除了真情之外,是不是也为他父亲当年对阿德尔森一家犯下的杀戮恶行赎罪。

可现在,就在刚刚,他揭开了他是玫瑰堂少堂主的身份老底,本以为封赫会愧疚会痛苦不已,可这人却一丝丝难堪都没有,面无波澜,甚至还一副若无其事的样子很云淡风轻的承认了!

该死的!

……

玄煜脸色大怒,一把更用力的锁紧封赫的咽喉,另一只手掐着他的肩膀,骨节啪啪直响,

“是啊,赫少!

既然这么无所谓,那敢把刚才说的话当着容容的面再说一遍吗!”

封赫肩膀猛地一颤,好像那里的骨头都快要被捏碎了,淌血的唇角狠狠抿紧,又笑得格外冷诮,用一种看神经病的眼神斜睨了眼这个为容离发疯出头的男人,轻嘲的说,

“为什么要告诉她我是她仇人的儿子,就像现在一样相处着不是挺好吗,我不说,也不说,她什么也不知道,人无知一点,会少了很多折磨痛苦的,活得太明白反而更煎熬,这么简单的道理二爷应该不会不懂吧。”

“所以他****妈/的就把容容当成无知的傻子骗?!”玄煜怒声吼骂,再压不住胸口熊熊燃烧的火气了。

他拽着封赫的脖领,长腿一抬,曲起膝盖猛力顶进他的腰腹间。

瞬间,封赫脸都白了,身体控制不住痉挛的颤弯下腰,好像五脏六腑都被玄煜刚刚的那一下子给打错了位,撕扯着的巨痛。

又一口血水从逼/涩的喉咙里涌出来……

……

封赫浑身剧颤,佝偻的弯着腰,缓缓抬起头来。

他眉骨间一片狼狈的淤青,嘴角讥诮的弧度却不断放大,竟低低的阴冷笑出了声来,

“如果能骗她一辈子,那也说明我封赫有本事,不是吗?”

玄煜瞳孔蓦的一缩,看着封赫一脸小人炫耀的异样表情,不敢相信这话是从他嘴里说出来的。

“我***去//妈/的!”玄煜真的被激怒了,反手一扣,手肘重重砸向封赫的后脊骨,

“老子揍死!”

封赫几乎被揍了个半死,也不还手,任由玄煜一拳一拳打在他身上。

直到最后,“砰”的一声闷响——

玄煜就像丢垃圾似的扬手一下甩开,封赫眼前一抹黑,就浑身瘫软着重重倒在了地板上。

“怎……怎么,这就揍完……完了……”封赫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喉咙里咯着血说得断断续续,

“我还以为黑手党教父的拳头有多厉……厉害……看样子也不过如此……”

“真想死——”玄煜又弯腰一把拎住封赫的领口,看着这生得帅气的混血男人被他揍得跟猪头一样的肿脸,扬起的拳头一下子刹住,脸色倏变,突然就意识到了什么。

“s/h/it!”玄煜狠狠的一皱眉,“故意找打的!”

封赫脸上的表情一下子僵住了,唇边那一抹故意勾起来激怒玄煜的嘲笑慢慢收住,惨淡的脸色白得像鬼。

最后,他的眼眶红了,又苦苦的笑了一下。

【 .】,精彩免费!

……除了真情之外,是不是也为他父亲当年对阿德尔森一家犯下的杀戮恶行赎罪。

可现在,就在刚刚,他揭开了他是玫瑰堂少堂主的身份老底,本以为封赫会愧疚会痛苦不已,可这人却一丝丝难堪都没有,面无波澜,甚至还一副若无其事的样子很云淡风轻的承认了!

该死的!

……

玄煜脸色大怒,一把更用力的锁紧封赫的咽喉,另一只手掐着他的肩膀,骨节啪啪直响,

“是啊,赫少!

既然这么无所谓,那敢把刚才说的话当着容容的面再说一遍吗!”

封赫肩膀猛地一颤,好像那里的骨头都快要被捏碎了,淌血的唇角狠狠抿紧,又笑得格外冷诮,用一种看神经病的眼神斜睨了眼这个为容离发疯出头的男人,轻嘲的说,

“为什么要告诉她我是她仇人的儿子,就像现在一样相处着不是挺好吗,我不说,也不说,她什么也不知道,人无知一点,会少了很多折磨痛苦的,活得太明白反而更煎熬,这么简单的道理二爷应该不会不懂吧。”

“所以他****妈/的就把容容当成无知的傻子骗?!”玄煜怒声吼骂,再压不住胸口熊熊燃烧的火气了。

他拽着封赫的脖领,长腿一抬,曲起膝盖猛力顶进他的腰腹间。

瞬间,封赫脸都白了,身体控制不住痉挛的颤弯下腰,好像五脏六腑都被玄煜刚刚的那一下子给打错了位,撕扯着的巨痛。

又一口血水从逼/涩的喉咙里涌出来……

……

封赫浑身剧颤,佝偻的弯着腰,缓缓抬起头来。

他眉骨间一片狼狈的淤青,嘴角讥诮的弧度却不断放大,竟低低的阴冷笑出了声来,

“如果能骗她一辈子,那也说明我封赫有本事,不是吗?”

玄煜瞳孔蓦的一缩,看着封赫一脸小人炫耀的异样表情,不敢相信这话是从他嘴里说出来的。

“我***去//妈/的!”玄煜真的被激怒了,反手一扣,手肘重重砸向封赫的后脊骨,

“老子揍死!”

封赫几乎被揍了个半死,也不还手,任由玄煜一拳一拳打在他身上。

直到最后,“砰”的一声闷响——

玄煜就像丢垃圾似的扬手一下甩开,封赫眼前一抹黑,就浑身瘫软着重重倒在了地板上。

“怎……怎么,这就揍完……完了……”封赫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喉咙里咯着血说得断断续续,

“我还以为黑手党教父的拳头有多厉……厉害……看样子也不过如此……”

“真想死——”玄煜又弯腰一把拎住封赫的领口,看着这生得帅气的混血男人被他揍得跟猪头一样的肿脸,扬起的拳头一下子刹住,脸色倏变,突然就意识到了什么。

“s/h/it!”玄煜狠狠的一皱眉,“故意找打的!”

封赫脸上的表情一下子僵住了,唇边那一抹故意勾起来激怒玄煜的嘲笑慢慢收住,惨淡的脸色白得像鬼。

最后,他的眼眶红了,又苦苦的笑了一下。

【 .】,精彩免费!

……除了真情之外,是不是也为他父亲当年对阿德尔森一家犯下的杀戮恶行赎罪。

可现在,就在刚刚,他揭开了他是玫瑰堂少堂主的身份老底,本以为封赫会愧疚会痛苦不已,可这人却一丝丝难堪都没有,面无波澜,甚至还一副若无其事的样子很云淡风轻的承认了!

该死的!

……

玄煜脸色大怒,一把更用力的锁紧封赫的咽喉,另一只手掐着他的肩膀,骨节啪啪直响,

“是啊,赫少!

既然这么无所谓,那敢把刚才说的话当着容容的面再说一遍吗!”

封赫肩膀猛地一颤,好像那里的骨头都快要被捏碎了,淌血的唇角狠狠抿紧,又笑得格外冷诮,用一种看神经病的眼神斜睨了眼这个为容离发疯出头的男人,轻嘲的说,

“为什么要告诉她我是她仇人的儿子,就像现在一样相处着不是挺好吗,我不说,也不说,她什么也不知道,人无知一点,会少了很多折磨痛苦的,活得太明白反而更煎熬,这么简单的道理二爷应该不会不懂吧。”

“所以他****妈/的就把容容当成无知的傻子骗?!”玄煜怒声吼骂,再压不住胸口熊熊燃烧的火气了。

他拽着封赫的脖领,长腿一抬,曲起膝盖猛力顶进他的腰腹间。

瞬间,封赫脸都白了,身体控制不住痉挛的颤弯下腰,好像五脏六腑都被玄煜刚刚的那一下子给打错了位,撕扯着的巨痛。

又一口血水从逼/涩的喉咙里涌出来……

……

封赫浑身剧颤,佝偻的弯着腰,缓缓抬起头来。

他眉骨间一片狼狈的淤青,嘴角讥诮的弧度却不断放大,竟低低的阴冷笑出了声来,

“如果能骗她一辈子,那也说明我封赫有本事,不是吗?”

玄煜瞳孔蓦的一缩,看着封赫一脸小人炫耀的异样表情,不敢相信这话是从他嘴里说出来的。

“我***去//妈/的!”玄煜真的被激怒了,反手一扣,手肘重重砸向封赫的后脊骨,

“老子揍死!”

封赫几乎被揍了个半死,也不还手,任由玄煜一拳一拳打在他身上。

直到最后,“砰”的一声闷响——

玄煜就像丢垃圾似的扬手一下甩开,封赫眼前一抹黑,就浑身瘫软着重重倒在了地板上。

“怎……怎么,这就揍完……完了……”封赫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喉咙里咯着血说得断断续续,

“我还以为黑手党教父的拳头有多厉……厉害……看样子也不过如此……”

“真想死——”玄煜又弯腰一把拎住封赫的领口,看着这生得帅气的混血男人被他揍得跟猪头一样的肿脸,扬起的拳头一下子刹住,脸色倏变,突然就意识到了什么。

“s/h/it!”玄煜狠狠的一皱眉,“故意找打的!”

封赫脸上的表情一下子僵住了,唇边那一抹故意勾起来激怒玄煜的嘲笑慢慢收住,惨淡的脸色白得像鬼。

最后,他的眼眶红了,又苦苦的笑了一下。

【 .】,精彩免费!

……除了真情之外,是不是也为他父亲当年对阿德尔森一家犯下的杀戮恶行赎罪。

可现在,就在刚刚,他揭开了他是玫瑰堂少堂主的身份老底,本以为封赫会愧疚会痛苦不已,可这人却一丝丝难堪都没有,面无波澜,甚至还一副若无其事的样子很云淡风轻的承认了!

该死的!

……

玄煜脸色大怒,一把更用力的锁紧封赫的咽喉,另一只手掐着他的肩膀,骨节啪啪直响,

“是啊,赫少!

既然这么无所谓,那敢把刚才说的话当着容容的面再说一遍吗!”

封赫肩膀猛地一颤,好像那里的骨头都快要被捏碎了,淌血的唇角狠狠抿紧,又笑得格外冷诮,用一种看神经病的眼神斜睨了眼这个为容离发疯出头的男人,轻嘲的说,

“为什么要告诉她我是她仇人的儿子,就像现在一样相处着不是挺好吗,我不说,也不说,她什么也不知道,人无知一点,会少了很多折磨痛苦的,活得太明白反而更煎熬,这么简单的道理二爷应该不会不懂吧。”

“所以他****妈/的就把容容当成无知的傻子骗?!”玄煜怒声吼骂,再压不住胸口熊熊燃烧的火气了。

他拽着封赫的脖领,长腿一抬,曲起膝盖猛力顶进他的腰腹间。

瞬间,封赫脸都白了,身体控制不住痉挛的颤弯下腰,好像五脏六腑都被玄煜刚刚的那一下子给打错了位,撕扯着的巨痛。

又一口血水从逼/涩的喉咙里涌出来……

……

封赫浑身剧颤,佝偻的弯着腰,缓缓抬起头来。

他眉骨间一片狼狈的淤青,嘴角讥诮的弧度却不断放大,竟低低的阴冷笑出了声来,

“如果能骗她一辈子,那也说明我封赫有本事,不是吗?”

玄煜瞳孔蓦的一缩,看着封赫一脸小人炫耀的异样表情,不敢相信这话是从他嘴里说出来的。

“我***去//妈/的!”玄煜真的被激怒了,反手一扣,手肘重重砸向封赫的后脊骨,

“老子揍死!”

封赫几乎被揍了个半死,也不还手,任由玄煜一拳一拳打在他身上。

直到最后,“砰”的一声闷响——

玄煜就像丢垃圾似的扬手一下甩开,封赫眼前一抹黑,就浑身瘫软着重重倒在了地板上。

“怎……怎么,这就揍完……完了……”封赫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喉咙里咯着血说得断断续续,

“我还以为黑手党教父的拳头有多厉……厉害……看样子也不过如此……”

“真想死——”玄煜又弯腰一把拎住封赫的领口,看着这生得帅气的混血男人被他揍得跟猪头一样的肿脸,扬起的拳头一下子刹住,脸色倏变,突然就意识到了什么。

“s/h/it!”玄煜狠狠的一皱眉,“故意找打的!”

封赫脸上的表情一下子僵住了,唇边那一抹故意勾起来激怒玄煜的嘲笑慢慢收住,惨淡的脸色白得像鬼。

最后,他的眼眶红了,又苦苦的笑了一下。

【 .】,精彩免费!

……除了真情之外,是不是也为他父亲当年对阿德尔森一家犯下的杀戮恶行赎罪。

可现在,就在刚刚,他揭开了他是玫瑰堂少堂主的身份老底,本以为封赫会愧疚会痛苦不已,可这人却一丝丝难堪都没有,面无波澜,甚至还一副若无其事的样子很云淡风轻的承认了!

该死的!

……

玄煜脸色大怒,一把更用力的锁紧封赫的咽喉,另一只手掐着他的肩膀,骨节啪啪直响,

“是啊,赫少!

既然这么无所谓,那敢把刚才说的话当着容容的面再说一遍吗!”

封赫肩膀猛地一颤,好像那里的骨头都快要被捏碎了,淌血的唇角狠狠抿紧,又笑得格外冷诮,用一种看神经病的眼神斜睨了眼这个为容离发疯出头的男人,轻嘲的说,

“为什么要告诉她我是她仇人的儿子,就像现在一样相处着不是挺好吗,我不说,也不说,她什么也不知道,人无知一点,会少了很多折磨痛苦的,活得太明白反而更煎熬,这么简单的道理二爷应该不会不懂吧。”

“所以他****妈/的就把容容当成无知的傻子骗?!”玄煜怒声吼骂,再压不住胸口熊熊燃烧的火气了。

他拽着封赫的脖领,长腿一抬,曲起膝盖猛力顶进他的腰腹间。

瞬间,封赫脸都白了,身体控制不住痉挛的颤弯下腰,好像五脏六腑都被玄煜刚刚的那一下子给打错了位,撕扯着的巨痛。

又一口血水从逼/涩的喉咙里涌出来……

……

封赫浑身剧颤,佝偻的弯着腰,缓缓抬起头来。

他眉骨间一片狼狈的淤青,嘴角讥诮的弧度却不断放大,竟低低的阴冷笑出了声来,

“如果能骗她一辈子,那也说明我封赫有本事,不是吗?”

玄煜瞳孔蓦的一缩,看着封赫一脸小人炫耀的异样表情,不敢相信这话是从他嘴里说出来的。

“我***去//妈/的!”玄煜真的被激怒了,反手一扣,手肘重重砸向封赫的后脊骨,

“老子揍死!”

封赫几乎被揍了个半死,也不还手,任由玄煜一拳一拳打在他身上。

直到最后,“砰”的一声闷响——

玄煜就像丢垃圾似的扬手一下甩开,封赫眼前一抹黑,就浑身瘫软着重重倒在了地板上。

“怎……怎么,这就揍完……完了……”封赫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喉咙里咯着血说得断断续续,

“我还以为黑手党教父的拳头有多厉……厉害……看样子也不过如此……”

“真想死——”玄煜又弯腰一把拎住封赫的领口,看着这生得帅气的混血男人被他揍得跟猪头一样的肿脸,扬起的拳头一下子刹住,脸色倏变,突然就意识到了什么。

“s/h/it!”玄煜狠狠的一皱眉,“故意找打的!”

封赫脸上的表情一下子僵住了,唇边那一抹故意勾起来激怒玄煜的嘲笑慢慢收住,惨淡的脸色白得像鬼。

最后,他的眼眶红了,又苦苦的笑了一下。

【 .】,精彩免费!

……除了真情之外,是不是也为他父亲当年对阿德尔森一家犯下的杀戮恶行赎罪。

可现在,就在刚刚,他揭开了他是玫瑰堂少堂主的身份老底,本以为封赫会愧疚会痛苦不已,可这人却一丝丝难堪都没有,面无波澜,甚至还一副若无其事的样子很云淡风轻的承认了!

该死的!

……

玄煜脸色大怒,一把更用力的锁紧封赫的咽喉,另一只手掐着他的肩膀,骨节啪啪直响,

“是啊,赫少!

既然这么无所谓,那敢把刚才说的话当着容容的面再说一遍吗!”

封赫肩膀猛地一颤,好像那里的骨头都快要被捏碎了,淌血的唇角狠狠抿紧,又笑得格外冷诮,用一种看神经病的眼神斜睨了眼这个为容离发疯出头的男人,轻嘲的说,

“为什么要告诉她我是她仇人的儿子,就像现在一样相处着不是挺好吗,我不说,也不说,她什么也不知道,人无知一点,会少了很多折磨痛苦的,活得太明白反而更煎熬,这么简单的道理二爷应该不会不懂吧。”

“所以他****妈/的就把容容当成无知的傻子骗?!”玄煜怒声吼骂,再压不住胸口熊熊燃烧的火气了。

他拽着封赫的脖领,长腿一抬,曲起膝盖猛力顶进他的腰腹间。

瞬间,封赫脸都白了,身体控制不住痉挛的颤弯下腰,好像五脏六腑都被玄煜刚刚的那一下子给打错了位,撕扯着的巨痛。

又一口血水从逼/涩的喉咙里涌出来……

……

封赫浑身剧颤,佝偻的弯着腰,缓缓抬起头来。

他眉骨间一片狼狈的淤青,嘴角讥诮的弧度却不断放大,竟低低的阴冷笑出了声来,

“如果能骗她一辈子,那也说明我封赫有本事,不是吗?”

玄煜瞳孔蓦的一缩,看着封赫一脸小人炫耀的异样表情,不敢相信这话是从他嘴里说出来的。

“我***去//妈/的!”玄煜真的被激怒了,反手一扣,手肘重重砸向封赫的后脊骨,

“老子揍死!”

封赫几乎被揍了个半死,也不还手,任由玄煜一拳一拳打在他身上。

直到最后,“砰”的一声闷响——

玄煜就像丢垃圾似的扬手一下甩开,封赫眼前一抹黑,就浑身瘫软着重重倒在了地板上。

“怎……怎么,这就揍完……完了……”封赫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喉咙里咯着血说得断断续续,

“我还以为黑手党教父的拳头有多厉……厉害……看样子也不过如此……”

“真想死——”玄煜又弯腰一把拎住封赫的领口,看着这生得帅气的混血男人被他揍得跟猪头一样的肿脸,扬起的拳头一下子刹住,脸色倏变,突然就意识到了什么。

“s/h/it!”玄煜狠狠的一皱眉,“故意找打的!”

封赫脸上的表情一下子僵住了,唇边那一抹故意勾起来激怒玄煜的嘲笑慢慢收住,惨淡的脸色白得像鬼。

最后,他的眼眶红了,又苦苦的笑了一下。

【 .】,精彩免费!

……除了真情之外,是不是也为他父亲当年对阿德尔森一家犯下的杀戮恶行赎罪。

可现在,就在刚刚,他揭开了他是玫瑰堂少堂主的身份老底,本以为封赫会愧疚会痛苦不已,可这人却一丝丝难堪都没有,面无波澜,甚至还一副若无其事的样子很云淡风轻的承认了!

该死的!

……

玄煜脸色大怒,一把更用力的锁紧封赫的咽喉,另一只手掐着他的肩膀,骨节啪啪直响,

“是啊,赫少!

既然这么无所谓,那敢把刚才说的话当着容容的面再说一遍吗!”

封赫肩膀猛地一颤,好像那里的骨头都快要被捏碎了,淌血的唇角狠狠抿紧,又笑得格外冷诮,用一种看神经病的眼神斜睨了眼这个为容离发疯出头的男人,轻嘲的说,

“为什么要告诉她我是她仇人的儿子,就像现在一样相处着不是挺好吗,我不说,也不说,她什么也不知道,人无知一点,会少了很多折磨痛苦的,活得太明白反而更煎熬,这么简单的道理二爷应该不会不懂吧。”

“所以他****妈/的就把容容当成无知的傻子骗?!”玄煜怒声吼骂,再压不住胸口熊熊燃烧的火气了。

他拽着封赫的脖领,长腿一抬,曲起膝盖猛力顶进他的腰腹间。

瞬间,封赫脸都白了,身体控制不住痉挛的颤弯下腰,好像五脏六腑都被玄煜刚刚的那一下子给打错了位,撕扯着的巨痛。

又一口血水从逼/涩的喉咙里涌出来……

……

封赫浑身剧颤,佝偻的弯着腰,缓缓抬起头来。

他眉骨间一片狼狈的淤青,嘴角讥诮的弧度却不断放大,竟低低的阴冷笑出了声来,

“如果能骗她一辈子,那也说明我封赫有本事,不是吗?”

玄煜瞳孔蓦的一缩,看着封赫一脸小人炫耀的异样表情,不敢相信这话是从他嘴里说出来的。

“我***去//妈/的!”玄煜真的被激怒了,反手一扣,手肘重重砸向封赫的后脊骨,

“老子揍死!”

封赫几乎被揍了个半死,也不还手,任由玄煜一拳一拳打在他身上。

直到最后,“砰”的一声闷响——

玄煜就像丢垃圾似的扬手一下甩开,封赫眼前一抹黑,就浑身瘫软着重重倒在了地板上。

“怎……怎么,这就揍完……完了……”封赫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喉咙里咯着血说得断断续续,

“我还以为黑手党教父的拳头有多厉……厉害……看样子也不过如此……”

“真想死——”玄煜又弯腰一把拎住封赫的领口,看着这生得帅气的混血男人被他揍得跟猪头一样的肿脸,扬起的拳头一下子刹住,脸色倏变,突然就意识到了什么。

“s/h/it!”玄煜狠狠的一皱眉,“故意找打的!”

封赫脸上的表情一下子僵住了,唇边那一抹故意勾起来激怒玄煜的嘲笑慢慢收住,惨淡的脸色白得像鬼。

最后,他的眼眶红了,又苦苦的笑了一下。

【 .】,精彩免费!

……除了真情之外,是不是也为他父亲当年对阿德尔森一家犯下的杀戮恶行赎罪。

可现在,就在刚刚,他揭开了他是玫瑰堂少堂主的身份老底,本以为封赫会愧疚会痛苦不已,可这人却一丝丝难堪都没有,面无波澜,甚至还一副若无其事的样子很云淡风轻的承认了!

该死的!

……

玄煜脸色大怒,一把更用力的锁紧封赫的咽喉,另一只手掐着他的肩膀,骨节啪啪直响,

“是啊,赫少!

既然这么无所谓,那敢把刚才说的话当着容容的面再说一遍吗!”

封赫肩膀猛地一颤,好像那里的骨头都快要被捏碎了,淌血的唇角狠狠抿紧,又笑得格外冷诮,用一种看神经病的眼神斜睨了眼这个为容离发疯出头的男人,轻嘲的说,

“为什么要告诉她我是她仇人的儿子,就像现在一样相处着不是挺好吗,我不说,也不说,她什么也不知道,人无知一点,会少了很多折磨痛苦的,活得太明白反而更煎熬,这么简单的道理二爷应该不会不懂吧。”

“所以他****妈/的就把容容当成无知的傻子骗?!”玄煜怒声吼骂,再压不住胸口熊熊燃烧的火气了。

他拽着封赫的脖领,长腿一抬,曲起膝盖猛力顶进他的腰腹间。

瞬间,封赫脸都白了,身体控制不住痉挛的颤弯下腰,好像五脏六腑都被玄煜刚刚的那一下子给打错了位,撕扯着的巨痛。

又一口血水从逼/涩的喉咙里涌出来……

……

封赫浑身剧颤,佝偻的弯着腰,缓缓抬起头来。

他眉骨间一片狼狈的淤青,嘴角讥诮的弧度却不断放大,竟低低的阴冷笑出了声来,

“如果能骗她一辈子,那也说明我封赫有本事,不是吗?”

玄煜瞳孔蓦的一缩,看着封赫一脸小人炫耀的异样表情,不敢相信这话是从他嘴里说出来的。

“我***去//妈/的!”玄煜真的被激怒了,反手一扣,手肘重重砸向封赫的后脊骨,

“老子揍死!”

封赫几乎被揍了个半死,也不还手,任由玄煜一拳一拳打在他身上。

直到最后,“砰”的一声闷响——

玄煜就像丢垃圾似的扬手一下甩开,封赫眼前一抹黑,就浑身瘫软着重重倒在了地板上。

“怎……怎么,这就揍完……完了……”封赫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喉咙里咯着血说得断断续续,

“我还以为黑手党教父的拳头有多厉……厉害……看样子也不过如此……”

“真想死——”玄煜又弯腰一把拎住封赫的领口,看着这生得帅气的混血男人被他揍得跟猪头一样的肿脸,扬起的拳头一下子刹住,脸色倏变,突然就意识到了什么。

“s/h/it!”玄煜狠狠的一皱眉,“故意找打的!”

封赫脸上的表情一下子僵住了,唇边那一抹故意勾起来激怒玄煜的嘲笑慢慢收住,惨淡的脸色白得像鬼。

最后,他的眼眶红了,又苦苦的笑了一下。

Tagg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