丝瓜视频免费苹果版下载app

不理手机传来的一阵叮咚,李世信见外面剧组都在忙活着那片傻马,直接钻进了车里。

这一段时间太忙太累,几乎所有收获的喝彩值都被他用作了减龄,用来重置身体的CD,减轻劳累所带来的痛苦。

现在一下子多出十万点喝彩值,李世信忍了好久的氪命瘾,犯了。

面包车中,将系统页面调出,李世信搓了搓满是灰尘的大手,用一旁的矿泉水洗了把脸。

“欧皇赐予我力量!”

大喝了一声咒语,李世信直接将两万点喝彩值投入了抽奖选项!

滴!

拐棍X9.

滴!

获得热水袋X1,说明:温暖,柔软,完美曲线,F尺寸。用你的双手去仔细品味…这物欲横流的社会中,那缺失的温度!

我丢你老谋!

看着系统页面中跳出来的九个拐棍和一个暖宝宝,李世信差点气到暴毙。

生活中的点滴

不行,这委屈受不了!

再来!

滴!

拐棍X8.

滴!

获得力量核桃X2,说明:看!这光可鉴人的包浆,至少盘死过五个老头。(功能性道具,把玩可中等幅度增加腕力!单纯作为工艺品,它还很值钱哦。)

嗯?

看着系统中出现的一对饱满圆润的核桃,李世信摸了摸下巴上已经微微长起的胡须。

将核桃的说明再三看了看,眉毛一挑。

算你这个系统今天还有点儿良心,没跟老夫用一大堆没用的东西瞎开车。

再来!

滴!

获得失传的裁缝术,说明:历史的长河中,谁又能记得一个与剪子和皮尺为伴的人呢?(技能奖励,只可应用于用户自身。)

获得保温杯x9……

哎呀!

看着今天系统竟然皮中带稳,而且车速似乎都慢了,李世信简直喜出望外。

两个十连抽都出了稀有物品,洗把脸氪命,果然人品爆发了呀!

这书一百多章快二百章了……你这个系统,终于正常,终于有用了啊!

感觉到今天系统出了奇的给力,李世信再次投入两万点!

这才是值得老夫付出生命的系统啊!

再来!

滴!

获得拐棍X8。

滴!

获得护膝X2,说明:撑开它,伸进去,感受它带给你的温暖柔软与紧致。直面岁月与风霜,重新站起来,做男人!

你给老夫滚。

李世信刚刚兴奋起来的面容一阵扭曲,黑着脸直接关闭了系统。

白夸你了,还是那个死德行。

浪费感情。

不过虽然嘴上这么说,四十连抽出来两个稀有物品,李世信还是很满意的。

相比于此前几万喝彩值下去出几根拐棍,今天的系统已经堪称良心。

现在片场,见周围人多眼杂,李世信没急着检查抽奖的所得。关掉了系统之后,便拿起了刚才一直在像个不听的手机。

看到斗手号私信中,被十几家官方号灌满的信箱,李世信眉头一挑。

中国移动:您好,看到了您为中国边防拍摄的广告片。感觉非常好,请问可否为我们移动官方号拍摄一组创意广告?

呵?

看着移动发来的私心,李世信白眉一挑。

不提钱,想白嫖吗?

你以为你是边防老大哥?

你个双向收费的弟中弟!

面对这份私心,李世信直接回复:“可以,不过我们接受了银联方面委托,预算有限。如果想要接着《漠北》的剧情拍,请付拍摄成本及剧组开支十万元,并让当地移动部门配合。”

几乎这边李世信刚刚发送了消息,那头的移动官方便给了回复:“没问题,请把您的账号发过来,五万定金今日汇到,余下部分提交作品后支付。”

啧、

看到对方这么痛快,李世信感觉牙疼。

要少了啊。

正这么想着,一条新的私心发送了过来。

东风快递:同志您好,看了你方位@中国边防官方号制作的视频,深受感触。可否为我们东风快递官方号制作一个创意广告片?

额……

李世信手有点儿抖,但还是回复了:“可以可以、没问题。”

“费用方面怎么算?”

“鸣谢一下银联就可,为国壮威,无需付费……”

这边刚刚跟东风老大哥达成了交易,李世信的私信又更新了。

中国押解:同志您好!

李世信看了看对方名头,客套都免了,直接回复:拍广告片是吧?

中国押解:是的!需要报酬么?

李世信:你们押解不容易,这钱我不收。视频发布后注明是我这里制作的,鸣谢一下你们银联爸爸方面即可。对了,把你们临夏这面的负责电话给我发过来,如果拍摄的话,需要你方提供协助。

……

趁着剧组安抚马匹的功夫,李世信在面包车里接了六七个广告。

为了避免日后出现什么版权的乱子,类似什么你饿吗,魅团,顺风速运这种随便改动一下《漠北》剧情就能接的广告,李世信都推了。

毕竟这次打定了主意碰瓷银联,接这些小鱼小虾的广告,有什么意思?

再给钱,能有银联给的多?

而且广告版权也没法说啊!

抱着这种想法,他接的都是官方号。除了移动要了十万块的工本之外,其余的一律免费白送。

用自己的记事本,将这些白嫖的广告方一一记下,李世信又翻出了剧本。

将每一个剧情节点都开了一遍脑洞之后,心里有了数。

等他拾掇完剧本,那边的马也被马主人给安抚好了。

再次回到片场,李世信和张硕还有那匹一脸吊样的马一起走到了镜头之前。

想了想,李世信拿出电话,给刚刚发来消息的中国押解打了个电话,将片场的定位给那个王姓负责人发送了过去。

一切准备完毕,吴鹏宣布开始。

“《漠北》第三幕,第三场四镜,艾克神!”

镜头开始;

远方的地平线上,一场沙尘暴正席卷而来。郭元正和卢十四面露惊恐,见沙暴来袭,赶紧牵着马躲在石头后面。

战马遭沙暴袭击,发出悲鸣。郭元正迎着强风把战马护在身后,卢十四则捂住口鼻,躲在战马后面。

卢十四想把唐兵甲也拉到马后躲着,却被念及战马性命的郭元正甩开。卢十四气得一跺脚,也过去一起为战马掸落风沙……

沙暴过去,战马终究还是死了。

骄阳似火,两人沉默的看着马,无言,沉重,绝望。

过了好一会儿,郭元正从战马身上取下所有钱袋,把两袋放在残兵乙身上,接着又想再放两袋。

见到这般,卢十四用力推开钱袋,怒道:你什么意思啊,要钱不要命了?!不扔下几袋,走得出去吗!

这时,郭元正掏出染血的转账文书;

这钱,分文不得有失。这是龟滋城送往西洲的军费,军令如山!

卢十四根本不看转账文书,把肩上的钱袋也丢地上了;

少扯那些没用的!我就问你,背的动吗?

郭元正自顾自的背上两个钱袋,冷冷的说:就算是爬,也要爬到西洲城。

“好!感情非常到位!过!”

监视器后面,看到今天这卡在这里第四遍的镜头终于完美,吴鹏大喝了一声。

按照拍摄计划,今天这一场再补个远景空中俯拍镜头,就算完工。

可是,就在他命摄像师准备无人机空中航拍之时,李世信却摆了摆手。

“不着急,等会儿的。”

“啊?”吴鹏懵了,“老爷子,还等啥啊?天气这么热?赶紧拍完咱们回民宿歇一会,晚上拍夜场啊!”

李世信咧嘴一笑,“等个广告。”

正这么说着,大漠远处几道烟尘迅速接近。

三台黑色涂装的押解装甲车,由远及近。

()

Tagged